坝坝球也有直播、解说?是的成都野球界正流行

这样的对话想必业余球友都不会陌生,这也是业余足球界里面大家都很苦恼的事情——在打进一个“可以吹一辈子”的进球后,往往却因为缺乏影像记录,不但没有随时可以回味的机会,连球友之间吹起牛来都没有底气。

而现在,有机会让大家弥补这一遗憾了。最近,成都业余足球赛、校园足球赛中悄然兴起了一股直播热,已经有不少体育机构介入到这一领域中。除了对比赛进行直播外,还可以为比赛球队提供现场解说、氛围营造、精彩集锦剪辑、进球回放和下载等服务。而目前最低廉的业余足球赛直播服务只需要198元。

12月22日晚20点30分,大学毕业不久的小蒲正在新落成的城东足球公园二号场边调试着自己的直播机器,15分钟后一场八人制业余足球赛将在这里进行。忙碌的小蒲身边有不少等待开赛的业余球员一边热着身,一边好奇地打量着他和直播设备。这就是与成都足协合作紧密的城市绿茵新开辟的业务——为业余足球比赛提供直播服务。

其实,在近年来成都足协组织的“正规”业余足球赛中,官方也会提供直播,供参赛球队在比赛结束后进行下载。但对于那些纯粹是“约战”性质的坝坝球,要找到专业人员来为比赛进行直播却并不容易。城市绿茵直播部业务负责人谢佑轩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以前踢野球的球队更多是让场下队员用手机来录像,但往往视频的质量和稳定性没有保证,特别是坐在场边角度有限,很多时候并不能清晰地记录比赛的情况。”

为了解决业余球友的这一痛点,谢佑轩所在的公司在上周最新推出了198元/场的直播服务,在成都主城区内为业余比赛提供专人全程直播。为此,他们还特别购入了一套可升降的设备,可以实现最高达三米的高视角俯拍,能够更好地呈现比赛的全景画面。小蒲就是负责现场直播的兼职人员,同时他也是一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直播一场业余比赛,小蒲不但能看球,还能进行提成,补贴自己的收入。

上周五,谢佑轩接到了第一单:为某小学的班级足球比赛提供直播。一位家长下了单,让同班其他无法到场助威的家长可以通过中国足协旗下的一个客户端平台收看比赛直播。在直播画面的右上角,对阵双方的球队名、比分、比赛时间都和正规比赛并无二致。根据平台数据显示,总共有705人次收看了这场直播以及后续提供的比赛集锦、每个进球的录像。而本周三晚在城东足球公园的这场业余八人制比赛是谢佑轩接到的又一单业务。

“198元能赚钱吗?”对于红星新闻记者的这个疑问,谢佑轩表示,他们经过核算,如果不提供现场解说的线元/场应该是一个较为合理的价格,“198元是新业务出炉后的推广价,把直播员的提成、交通费、流量费、设备成本折算进去的话,确实没有什么利润。不过我们考虑到,目前成都八人制比赛的场租大概在800-1000元,再加上球队还要承担请裁判的费用,如果直播定价太高的话,业余球队的承受能力可能有限,不利于业务的推广。”

除了谢佑轩所在公司的新业务外,成都还有一些体育机构也正在试水业余足球比赛的直播服务。皇贝俱乐部此前就专门成立了一个直播部,从江苏请来了在当地推广业余赛事直播已有一年的解说员李诚钰来担任直播部负责人。李诚钰自2015年开始,解说过粤超五人制、江苏各类足球赛、中冠联赛。到成都三个月以来,他穿梭于成都各个球场之间,在业余足球圈内已经小有名气,不少业余球友都很熟悉这位说着一口南方普通话的小伙子。

李诚钰的特点是集直播员、解说员、球场MC(负责调动现场气氛的主持人)于一身,现在不少有组织的业余比赛中,主办方都喜欢请他来“搞搞气氛”。由于提供的服务更多,李诚钰每场比赛的收费大概在四五百,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成都业余球队的消费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也比较舍得花钱,一场直播服务四五百,两个队均摊的话就是两百多点,属于可以接受的范畴。”

李诚钰在欧洲国家有过几年游学的经历,在与欧洲足球文化的近距离接触中也产生了很多感悟。在他看来,为业余赛事提供直播、营造气氛的更大意义在于可以培养一种足球文化,“欧洲的业余足球赛场边,经常有歌有舞有音乐,气氛十分热烈,球员和观众都像是在开一场派对。而我们的业余足球比赛太严肃了,国内球员从小经历的环境就是,场边教练在骂、在吼,输球之后垂头丧气,很多小球员因此感受不到足球的乐趣,渐渐失去了兴趣。所以在欧洲时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们没有自己的足球文化?”

在成都这三个月,李诚钰一直在坚持直播业余足球赛的过程中播放运动音乐,并作为现场MC带动场边气氛,“其实欧美和日本球员从小就在这种的氛围下踢球的,在动感的运动音乐伴奏下,他们小时候就培养出了一种节奏感。所以长大后他们踢球的节奏感非常强,像巴西球员出场前都要在更衣室播放桑巴音乐,他们在场上踢球时脚下就有一种桑巴的韵律。不同足球、不同的民族,在不同的运动音乐下产生了自己的足球风格和足球文化。所以,我们也希望能推广这种模式,从根本上改变中国足球文化的氛围。”

李诚钰在为成都业余足球赛提供直播服务的过程中感受到,成都人的性格很开放,比较容易接受这种新鲜的东西,“当然,也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业余球员对场边播放运动音乐、现场解说会有反感的情绪,尤其是在输球之后,他们会怪罪于场边太嘈杂了,影响到了他们的发挥。其实抗干扰能力不强也是中国足球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由于从小缺少这样的经历,职业球员到了大赛上,对方主场山呼海啸的气氛往往会让他们心理压力大增,从而发挥失常。所以我更希望在成都的校园足球中去进行推广,让孩子们从小就在有直播、有运动音乐、有现场MC的陪伴下进行比赛,这有利于塑造他们的节奏感,并且增强心理抗压能力。”

谢佑轩和李诚钰也都认为,业余比赛中出现直播服务,还有利于拉动体育消费,推动体育产业的发展,“业余足球很多时候都不太讲究,有的球友随便套件球衣、穿双球鞋就来踢球了。但购买了直播服务后,这些球队会很自觉地统一服装,在装备上武装自己,显得更加正规化,这是有利于促进体育消费的。而且在镜头下,大家也会更加收敛,很大程度上会避免出现业余足球赛中常见的殴打对方、殴打裁判的情况,这些都是有利于业余足球开展的因素。”

无论是谢佑轩,还是李诚钰的直播部门,目前都还属于在成都业余足球直播领域进行拓荒,他们现在相同的感受就是最缺乏适合的人手。

李诚钰的直播部总共只有两个人,在周末业余比赛最多的时候,他有时能接到七八单直播业务,所以经常是在各个球场间疲于奔波。由于除了负责直播拍摄外,还要为比赛提供解说、扮演球场MC调动氛围,这就需要有一定的专业能力,“这样的人才很难找,必须要喜欢足球、了解足球,还要有一定的口才,并舍得吃苦。”李诚钰说。

谢佑轩的直播部目前有四个人,但有不少是兼职人员。目前他们198元/场的直播服务不附带解说,在人员要求上会相对低一些,但也要求直播人员必须是足球爱好者,懂得如何调动镜头。他们新购进的直播设备由一台DV和两部手机组成,DV负责拍摄画面,手机负责监控画面和在出现进球后进行操作,更改画面右上角直播牌上的比分。在有精彩场面和进球发生后,直播员也需要进行手动操作,让后台可以于15分钟后在直播页面上自动生成相关的精彩集锦,以供观众和球员收看和下载。所以一场业余比赛下来,直播员的工作量并不小。所以这也导致目前这一业务暂时无法大规模推广,此前提到的198元/场的直播服务也仅限于成都主城区内。

谢佑轩曾考虑过引进以色列最新研发的AI摄像机,它可以通过图像自动捕捉技术始终锁定足球的轨迹,从而实现比赛的智能直播,减轻直播员的负担。但这套设备目前售价高达20万人民币,谢佑轩说:“一是成本问题,二是这套设备的弊端在于如果场边有其他人在玩球的话,会严重干扰到AI摄像机的判断。之前苏格兰一场联赛中就曾使用过这一设备进行直播,结果由于边裁是个光头,导致AI摄像机出现误判,整场比赛都把镜头锁定在这个光头边裁身上,而观看直播的球迷根本看不到比赛画面,这也闹出了笑话。所以,我们只能暂时搁置这一想法。”

目前盛行的网约车模式倒是给了谢佑轩一定的启发,他表示公司现在正在论证,能否用网约车的形式来推广和普及业余足球比赛的直播,“有兴趣从事这一行业的球迷可以自行购买直播设备,经过培训后在我们的平台注册成为直播员。有球队下单购买直播服务,系统就会进行匹配,按照统一的价格进行交易,而平台和直播员根据收入进行分成。如果这个模式可行的话,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人手缺乏的问题,真正让业余赛事直播普及起来。我们目前也和中国足协、成都足协提出了我们的想法,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支持,现在有一家独角兽级别的网络公司对此也很感兴趣,我们也进行过初步的接洽。如果这个项目可以落地,不仅仅是成都,在全国各个城市都可以实现同城匹配。”

如何让业余足球赛更加正规、更加专业,更有利于吸引青少年踊跃参与,本来就是不少足球人正在摸索的工作,这个过程中任何的尝试都是值得提倡和鼓励的。毕竟只有勇于探索,中国足球的路才会越走越宽。

Leave a Reply